苏州销毁180万过期快递单 呼吁信息保护常态化


  社论     大数据时代的隐私保护,应从个人的诉讼维权,走向行政机关对于掌握公民信息的企业、机构的日常化的严格规范、监管     据报道,近日,苏州申通快递公司将已满保存期、重达近2吨的180万张快递单,交给苏州市保密局统一销毁政府保密部门销毁快递单尚属全国首创     在这个“大数据时代”里,人们在使用社交媒体、网络搜索、网络购物时,在网上网下遗留了海量的个人信息印迹这些个人信息一旦被恶意收集、整理乃至泄露,将造成大规模的灾难性后果所以,在“大数据时代”里,隐私权已然从传统意义上的个人隐私,发展为对个人信息全面的保护;对公民隐私权的侵害,也从个人对个人的个案侵权,演变为不良企业、机构对于海量公民个人信息的恶意筛选、使用     个人因为乱扔快递单,导致凶手上门,只是个案;而一些快递公司人员在网上公开叫卖快递单,俨然成为黑色产业链所以,对公民个人信息也要从私权保护,走向公法保护;从个人诉讼维权,走向行政机关对于掌握公民信息的企业、机构的日常化的严格规范、监管     近年来,中国在保护个人信息方面的举动可圈可点2009年《刑法》修订,FFA获取、泄露、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正式入罪,这几年大批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受到法律严惩2013年2月,我国首部个人信息保护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正式实施该《指南》借鉴了欧盟《个人数据保护指令》等外国立法的规定,比如,收集信息要征得用户同意;只能收集“能够达到已告知目的的最少信息”(“最少够用”原则);还明确了对个人信息“用后即删”的原则     这次苏州政府部门监督销毁企业的快递单,即是对“用后即删”原则的应用这也不是苏州一地的心血来潮,今年初,北京市公布的《快递服务规范与安全管理办法(草案)》中也规定了快递单要“定期销毁”     应该说《指南》确立的多项个人信息保护原则,适应于“大数据时代”,但它毕竟没有法律的强制力所以,当务之急在于加快立法早在2008年《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已呈交国务院,之后的立法工作却明显慢了下来;现在应加速《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立法,将多部部门法对个人信息保护的零星规定,整合于一部法律中     其次,行政机关要积极监督落实《指南》中保护个人信息的规定比如,一些社交、购物网站在注册时,要求用户填写家庭住址、绑定手机号,这有悖于“最少够用”原则;还有的企业在获取用户的信息时,没有明确信息的具体使用范围,让客户签下“空白授权书”,然后滥用“数据营销”,导致用户不堪其扰,甚至不经同意就将个人信息披露给第三方应用再比如,对客户个人信息“用后即删”的原则是很明确的,但这么多家快递企业、网购公司乃至金融、教育机关有多少真正落实了这一规定这方面公民往往没有话语权,又鲜有行政部门对此进行严格监督     在“大数据时代”,公民个人信息权的地位日益突显,旧有的私权保护往往无能为力,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