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临时工”诉心声:比挨打更痛的是不理解


  何昌健是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城管大队协管员,也就是俗称的城管临时工8月8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倒苦水:“最痛不是挨打,而是不被理解”     为了亲身体验城管临时工的生存状况,记者跟随何昌健、黄勃翰两位协管员外出执勤我们选择了琼山区农贸市场、公园入口、学校旁边等重点监管区域     很无奈:老弱病残摆摊     当天下午5时20分,正逢下班的晚高峰,记者乘坐何昌健驾驶的城管执法车来到琼山区人车流量大的繁华地带——府城三角公园执勤     公园旁人行道上,叫卖声、讨价声、让道吆喝声交织在一起有卖水果的,有卖蔬菜的,也有卖小饰品的     小商贩们看到城管来了,多数立马收摊开溜对那些动作慢的,协管员开始劝导:“大叔、大姐,这里人车流量大,请不要占道经营”     不多时,人行道就被疏通了然而,有一位年近七旬的卖菜的老奶奶却无动于衷,继续叫卖她在地上铺了一块塑料布,摆放了数量不多的茄子、西红柿和青菜何昌健不停地向老人解释不能占道经营,没想到老人回敬了一句:“多管闲事!”     也不知什么时候,周围聚拢了很多过路的人这些路人七嘴八舌议论开了:“这也太欺负人了,城管了不起呀!”“这么大岁数了还要管,还有没有良心了?”“有本事你把老人拉走试试!”     两名协管员不急不火,还是站在老人菜摊边上劝说也许是自觉无趣,老奶奶快速收拾完蔬菜,迅速消失在人群中不见了     何昌健无奈地对记者说:“过路人的非议,让我们心理上挺有压力的遇到老弱病残最难管不管吧,工作上失职;管吧,群众又说你欺负人”     遇无赖:小贩钻到城管车下     随后,我们又到三角池公园、培龙农贸市场、城东农贸市场等地进行了巡查何昌健向记者讲述了他上个月的一次执法经历     7月28日上午11时30分,何昌健巡查时,看到有一辆皮卡车在朱云路口的人行道上卖盆景,将朱云路与红城湖路交叉处的人行道完全堵死     “当时已接近下班时间了,这会造成很大的交通拥挤”何昌健回忆说,于是他和同事下车劝说教育,盆景商贩置之不理,还讽刺协管员没执法权,到处瞎逛多管闲事     “于是我们通过对讲机请示派领导来处理”何昌健说,等中队长过来,他们依指令对这些占道经营的盆景进行查扣没想到这名商贩竟一头钻进城管执法车车轮下面任凭执法人员怎样劝说,他始终一动不动地趴在车底下大声嚷嚷:“除非你们把盆景还给我,不然我是不会出去的”     不管城管人员怎么劝说,那名小贩始终赖在车底下不动他躺在车底下面,只露出脚,过往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好像是城管又撞死人了,看这个人都一动不动的……”群众你一句我一句猜测,都是同情的语气     僵持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何昌健报了警不久,警方将该小贩带走该小贩在录完口供后离开派出所,财物毫发未损     盼理解:我们是城市美容师     谈起对城管职业的认识,当了9个月“临时工”的何昌健五味杂陈他2012年从三亚海航学院毕业后,赶上了同年9月份海口市琼山区招聘城管协管员的机会,当时通过笔试、面试后签订了劳动合同戴上了城管的大盖帽最初感觉很神气,但不久,这种感觉就被各种误解冲淡了,甚至不愿意对别人讲自己是城管     有一个在网络上热传的关于媒体记者对城管的诘难:“第一天城管劝走小贩,小贩过一会儿又回,记者发文《堂堂城管竟奈何不了无照商贩》第二天城管直接把小贩轰走,发文《狠心城管请给下岗工人一条活路》第三天城管干脆给小贩跪下了,发文《如此作秀的城管》第四天城管一动不动等记者离开,一看报纸:《但愿这冷眼旁观,不是你一天工作》……”     何昌健说虽然这只是调侃,但反映了城管处于一种“这样不行、那样也不对”的尴尬处境     占道经营、施工噪音、音响扰民、马路违章停车等,都会影响市民生活群众投诉后,都得城管来处理何昌健自然自语地说:“我们是城市美容师大家为什么不能多给城管一些理解呢?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